• 快捷搜索:  as  test  .. app.conf 0   8835  imgurl  angelina 0   usr bin id  web inf web.xml

    许敬宗为何拼命鼓动李治换皇后?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上回我们讲了李勣被李治穷追猛打后默许其换皇后,当然,有了李勣的态度还是不够,还必须需要大手笔来制造强大的舆论,这个按照当时的资历基本上也就是非许敬宗莫属了。

      因为老许是当时的名士,不仅少有文名,还曾是李世民实打实的高级文字秘书,曾在高句丽战场英姿飒爽地立在李世民的战马前笔走龙蛇起草得胜诏书,不用多思考立等可就,而且通篇稿件立论准确还词藻华丽,深得李世民的击节赞叹,从此以后官运亨通,要不是嫁女给蛮族酋长乘机大收礼金(和现在的贪官趁婚丧嫁娶吸金手段何其相似,鼻祖级人马啊)被检察机关弹劾贬至地方,估计他也不那么急要阿附武媚娘以图翻身,反正当时他和李义府基本上属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失意样,如果不用非常手段,基本上他这一辈子也就是平凡过之了,哪会有后来官至位极人臣的宰相级别哪。

      于是,当长孙无忌、褚遂良、韩瑗等老鸟竭力反对武媚娘为后时,许敬宗和李义府不仅大唱反调,甚至首先上表奏准武媚娘为后,行文中不吝溢美之词,并多方对老鸟们“潜加诬构”,也就是大打小报告加以诬陷。与此同时,还根据高层的高层武媚同志的内部指示,许同学发挥他的宣传才能大肆为武媚做舆论宣传造势,以使人充分认识到换皇后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及对国家前途的好处和影响云云。

      许敬宗不愧是最得力的御用文人,非常善于文过饰非,反正就是和律师一样弯曲的都被他说直了。对于皇帝要“换画”(换皇后)的事,你知道许大师是如何阐述它的理由的吗?

    image.png

      “老实说,种地的老农多收十斛麦子刚解决温饱问题都还想更换老婆呢,更何况是拥有天下的皇帝呢!”老许的理由果然够雷人,这么单刀直入直奔主题也算是够坦诚的了。

      反正也就是说,农民都可以换老婆,为什么皇帝就不能呢(只差不写一篇《关于皇帝换老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理论文章)?难道就因为他是皇帝?这不是很不公平吗?呵呵,这老头说起来也是蛮可爱的,以这种没有一点心机的理由来论证皇帝换老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看不出他有多少城府,还说他是阴险狡猾的文人呢!有点冤枉他老人家了。

      所以说,曾在前线战场用笔作枪叱咤风云的大手笔许爷也有犯难的时候,因为要名正言顺地论证娘娘腔换立皇后的理由确实有点勉强,何况他也知道武媚娘的底子有点臭,她的那点破事宫中都知道,名不正则言不顺也。

      当然,即使前面是连绵十里的地雷阵,甚至于万丈深渊俺也得义无反顾了,谁叫武媚娘是自己官场图腾的载体呢?就是一盘剩菜也只能粉饰为美味佳肴了,何况她还是有才的美女,跟谁不是过日子。许敬宗不愧是许敬宗,他当然会利用中书省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唐朝的中书省管皇帝诰文、诏书的发布,类似于现在的立法会什么的,门下省管审核而尚书省管执行,三权鼎立),反正这世界还有一个成语叫做“三人成虎”的,谎话重复一千次便成真理,谁怕谁啊。

    image.png

      果然一经御用文人强大的宣传机器的包装,形势立马不同。虽然许敬宗每天重复的宣传也就是武媚娘立后的那些十分苍白的理由,反正每天给你疲劳轰炸,最重要的是,用这个强力发放的政治信息试探朝中的政治风向,看挺武派和反武派力量的对比和变化,然后再伺机行事,所以说这也不能算是一种欲盖弥彰的臭招,它只是斗争前夜的一种有效预警而已,好事还在后头呢。

      最终,以前对武媚娘不十分“感冒”的大臣,政治立场也为这种规模宏大的政治宣传轰炸得变疲软了,立场不再那么坚定,因为他们明白,能支撑起这种大规模政治动作的一定不止是武媚娘一人,背后一定还受到了九五至尊的强力支持,之前顾命大臣褚遂良因反对武媚娘立后已经被贬官,京城大员裴行俭更早的时候也玩儿完了,军棍老鸟李勣也“投诚”了,我们又算哪根葱呢?这不是申请诛灭九族吗?我们可不是有九条命的神猫,算了,爱谁谁了,谁当主宰者我们都是待宰的绵羊,何苦呢?所以到了这种田地,大家甚至连敢怒不敢言的神色都没有了,在那种高压政策下,大家终于“一致通过”了武后的任命,山呼万岁的样子,武后才是我们全体大唐荣民的福祉,革命道路的新航向和领路人,你“别无选择”。

      呵呵,政治操作有时就这样简单,只需一点舆论加上一些高压,然后你会毫不费力地找到了革命的“同盟军”,而且任何时候也不乏这样的同盟军,如果给他足够的利益的话,剩下的就是某些人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拙劣政治表演了。


    《路边历史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