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as  test  .. app.conf 0   8835  imgurl  angelina 0   usr bin id  web inf web.xml

    汉高祖刘邦为什么讨厌儒生?又是谁让汉高祖喜欢上儒生

      刘邦少年起就不爱学习,且“好酒及色”。是故对身边的学霸,他是相当地讨厌。发展到后来,凡书生学人,在他眼里都迂腐无能、不屑一顾。

      刘邦首先看不惯儒生的打扮,尤其他们头上那顶帽子,还酸溜溜称作“儒冠”。

      据他手下的一个骑兵透露,刘邦但凡见到戴着儒冠的书生,上去就一把揪下人家的帽子,丢在地上往里边撒尿。

      做泗水亭长时,邦哥为了与酸腐的儒生区别,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他专门派人到薛县,订做了一顶竹皮编的帽子,经常戴在头上。因为他这顶帽子是自创的,人们从未见过的,独一无二的,所以大家就索性以其姓称作“刘氏冠”,直到邦哥后来发达了,有时还戴。

      刘邦接见儒生的标准姿势是,“踞床令两女子洗”,叉开双腿坐床边两女孩给他洗脚。他这做派,一般的儒生都会被气走,哪有与之为伍的兴趣。

      刘邦很厌烦同文人讲话,爆粗口骂人他习以为常,一言不对就吼对方“竖儒!”

    image.png

      高阳狂生郦食其第一次见沛公时,刘邦就给他端出了这一全套。郦食其进门“入谒”,邦哥斜卧在床边,叉开双腿,两女子正在给他捏脚;郦食其也摆出知识分子的清高,结果被刘邦披头骂之为“贱儒”。

      虽然刘邦在郦食其这儿最终收起了傲慢和蔑视,佯装虚心地听取了郦食其的意见,但郦食其并不是那个真正让刘邦改变对读书人看法的人。

      那么,是谁开始让刘邦真正重新认识和重视起书生文人的呢?是一个口才绝佳又善办外交的楚人,叫陆贾。

      打江山的时期,陆贾以幕僚的身份跟随在邦哥身边,他的主要职责是出使诸侯,帮助当时的汉王刘邦协调一些事情。

      西汉初立,陆贾为刘邦在外交上立了一个大功,他受命成功出使南越,顺利说服南越王尉佗(赵佗),替大汉招抚了尉佗,使之甘心南面称臣。归来之后,“高祖大悦”,当即提升陆贾为中枢智囊团骨干(太中大夫)。

      陆贾早清楚,邦哥不喜儒生,可他最终愣是让汉帝打心底重视信任了知识分子。作为皇上的智囊之一,自然要建言,陆贾借着建言的机会,常常在言语文字中间夹杂引用《诗经》《尚书》等儒家经典里的句子。

    image.png

      有一次为这个,刘邦给陆贾发了脾气,说:老子我是在马上夺得的天下,要你这些《诗》《书》有鸟用!见龙颜大怒,陆贾却不紧不慢,反问天子:“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陛下您马上得的天下,难道依然能单靠马上来治理天下吗?

      遭臣子当面怼,刘邦心里当然很不爽,但暗自还是承认陆贾反问的有道理,所以他脸上流露出佩服和惭愧之色。当下他给陆贾交给个任务,说你去给朕写本书,专门谈一谈秦为啥会亡,而我又为啥能坐上江山;顺便系统总结探究一下从前诸侯各国成败的经验教训。

    image.png

      陆贾为邦哥开始重视知识而暗自高兴,他欣然领命,点灯熬油废寝忘食地投入到这次重大命题写作中,高度概括地论述了历代国家存亡的原因。他一口气写了十二篇,为照顾皇上的阅读水准,陆贾尽量语言通俗易懂、论述深入浅出。每完稿一篇,即呈上阅览;刘邦每阅罢一篇,即连胜叫好,大为称赞。天子读书喜悦的情绪感染了群臣,左右跟着邦哥一起嗨了起来,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以鼓励一向见书就头疼的皇上。

      重要的是,陆贾这十二篇政论文章,最终得高祖钦命结集刻印出版,题名作《新语》,至今流传。

      将陆贾放在汉臣子堆里,他应归于一个外交家,而他却以真正促成布衣天子重视知识和知识分子出名,实在是无心插柳。


    《路边历史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