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as  test  .. app.conf 0   8835  imgurl  angelina 0   usr bin id  web inf web.xml

    菜市口灵异事件是真的假的 诡异的事是什么样的

      北京菜市口早在明朝时,便是京都最大的蔬菜交易市场,当时沿街叫卖的菜摊非常之多,四九城内的老百姓几乎每天都要到这买菜,因此大家便把这个街口称作菜市街,直到清朝才正式改为菜市口,沿用至今。

    image.png

      但也是从清朝开始,菜市口这个地方也就不再是单纯的蔬菜交易场了,因为清政府将杀人的刑场,从明朝时的西四牌楼,移至宣武门外的菜市口,每到冬至前夕,清朝就把对判为秋后问斩的囚犯统一进行处决。

      秋后问斩就是秋天以后统一处决,而不是像有些电视剧中对犯人说砍头就砍头,他们要上报到刑部,然后刑部发文通常一个来回需要几个月所以都会统一处决,而且古代砍头有讲究,都是选择正午时候阳气最重时候处决人。

      据说当年的刑场就设于今天的菜市口大街北侧十字路口附近,死囚在天亮前被推入囚车,经宣武门,走宣外大街到菜市口,囚犯由东往西排好,刽子手手执鬼头刀也依次排列,头被砍下来后,挂在或插在街中木桩子上示众。

    image.png

      清咸丰末年(1861年)“八大顾命大臣”之一的肃顺和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变法“六君子”都是在菜市口被杀害的。以后“菜市口”逐渐成为“刑场”的代名词。1911年随着清王朝的灭亡,刑场被转移。以后这一带逐渐成为宣外大街最繁华的商业街和交通枢纽。

      说正题清朝有天夏天菜市口突然热闹起来清朝政府抓到了所谓的乱党在菜市口立刻处决了,在以前都是秋后问斩,而这次确是无征兆的,而且问斩时间也不是正午,更让人惊骇的是这次被砍头后的所为乱党。

    image.png

      距离菜市口不远的一家小小裁缝铺,夫妻二人男裁女针,生意清淡勉强糊口。这一天天色已没,眼观不明,夫妻二人收拾铺面关门闭窗,吃过晚饭便铺床设枕,吹灯拔蜡上床安歇。睡到半夜时分,裁缝忽然惊醒,侧耳听听屋内有声,慢慢抬起头来借淡淡月光睁眼一看,大吃一惊!不好,屋内有人走动!难道贼人不成?想想自己夫妻身单力薄,裁缝不敢轻举妄动。

      伏在被窝转念一想:小小裁缝,除了布料便是刀剪,屋内一无金银二无财宝,除此外只有一瓮清水两瓢面粉,别无他物怕他何来,由他去吧!屋内黑影转了一圈后也就出去了。裁缝这才起身重新关好铺门,摸摸胸脯才又躺下睡觉。

      第二天,夫妻二人早早起来重整针黹准备做活。却发现昨晚放在大案上的针线笸箩倒是不翼而飞,找遍所有怎么不见。

      正在狐疑,忽听大街之上有人喊叫,裁缝赶快跑出一瞧,刑场周围一圈人围住昨天的死尸正在讨论,裁缝挤进人群一看,吓得半死——只见死人的头颅与身躯不知被何人用针线缝在一起,脖子上密密麻麻针线分明。

    image.png

      而丢失的针线笸箩扔在死人的身旁,再看死人的右手明明捏住了一只穿好黑线的钢针,裁缝头晕脑胀吓得昏死过去。众人一看明白几分,连搭带抬把裁缝送回家中。自此,裁缝大病一场,痊愈以后带领妻子别处谋生去了。

      在菜市口这样诡异的事不止这一个,菜市口西侧不远的距离有一家京城有名的大药铺“鹤年堂”,专卖一些丸散膏丹、参茸饮片、内服良药、外敷灵贴。每逢开刑杀头问斩,总是有人深夜拍门打板来买专治“外伤”的药。

      来人话不多说,扔下铜钱拿了药包回头便走,出门却不见影。等到天亮以后店家拿起铜钱一看,却都是一个个的假钞冥币。店家害怕,伙计胆小,可是又躲不过夜里买药的打板。

    image.png

      没办法,店家只好破财免灾,每天晚上专门预备一些“刀伤药”放在店门以外,任随“买药的”白白拿去,日久天长倒也相安无事!

      后来,老北京倒平生出一句骂人的俗话:“你去鹤年堂买药吧!”来诅咒对方是个挨千刀的倒霉鬼!


    《路边历史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