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as  test  .. app.conf 0   8835  imgurl  angelina 0   usr bin id  web inf web.xml

    太平天国北伐简介 其背景,经过,结果是什么样的

      太平军北伐又称太平天国北伐,是咸丰三年(太平天国癸好三年,1853年)至五年间,太平天国派兵挺进华北、企图攻取北京的一次重大战略行动。

    image.png

      洪秀全在广西金田村发动金田起义,后占领南京,改南京为天京。定都天京后派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等率2万多人北伐。

      1853年5月北伐军从扬州出发,经安徽、河南等地,进入直隶,逼近天津,咸丰帝宣布京师戒严。八月北伐军进攻天津失利。1855年3月林凤祥在连镇突围被俘。4月3日在北京就义。李开芳退守山东茌平冯官屯。被俘后被押解北京,6月11日凌迟处死。太平军北伐最后失败。

      背景

      咸丰三年(太平天国癸好三年,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今南京)后,为彻底摧毁清朝的统治,派兵西征的同时,天王洪秀全与东王杨秀清委派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地官正丞相李开芳为主将,率兵两万,由扬州出师北伐。

      这支从扬州出发的军队,数量着实不多,但质量却精锐到惊人:清一色由从广西出来的太平军老兵组成,即太平军常说的“老广西”,这些老兵各个身经百战,更对天国的信仰,坚定到了狂热地步,作战精神十分勇敢顽强,战斗力更十分悍勇。

      经过

      北伐军至浦口,又与春官正丞相吉文元等部会合,全军两万人,先后北上。其目标是直捣清政府的老巢北京,以夺取全国政权。北伐军遵照“师行间道,疾驱燕都,无贪攻城夺地”的战略方针,一路转战江苏、安徽、河南、山西、直隶数省,10月底便胜利到达天津附近。

      深入华北

      北伐军由浦口出发,经安徽蒙城、亳州(今亳县)入河南,克归德(今河南商丘),因无船不得渡黄河,乃循南岸西趋,于五月二十一抵汜水,征得数十条船,开始抢渡黄河。二十六日,主力渡过黄河(一部未得渡,南返安徽),占温县,围怀庆(今河南沁阳),与城内外清军相持两月。怀庆知府颜炳焘更立了奇功,在当地浴血阻击太平军,不但生生拖住了林凤祥,更叫这支太平军主力,迅速陷入清军优势兵力的反包围中。清军主帅纳尔经额,深受咸丰帝信任的文华殿大学士,满族大臣中少见的文化名流,上了战场就现形,一开始自作聪明瞎指挥,被林凤祥略施小计,摆了个假军事工事就糊弄过去,轻松从清军眼皮底下突围而出,白浪费了颜知府阻击出来的好局面。

    image.png

      七月二十八,北伐军撤围西进,经垣曲入山西,过平阳(今山西临汾)、洪洞、黎城,东入直隶(约今河北),克临洺关(今河北永年)、邢台,北上藁城,东占深州(今河北深县),稍事休整后即东进沧州,于九月二十七占领静海和独流镇,在此屯驻待援(前锋一度抵达天津西杨柳青)。

      京师震动

      北伐军深入直隶,清廷震动,为解救京城危局,咸丰帝即命胜保为钦差大臣,率军由南而北追赶,并命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率军由北而南迎堵。从东北和蒙古调来大批精锐,全是清朝号称弓马骑射最强悍的老底军队。北伐军占据静海、独流后,胜保即设大营于良王庄,僧格林沁设大营于王庆坨,进行围堵。

      面对太平军,清军此时被吓破胆的战斗力,比如直隶大战,奉命增援的黑龙江骑兵马队,被太平军一个冲锋,立刻被打的如鸟兽散,有些人由于跑的太积极,竟把马匹武器全都扔光,连衣服盔甲都给扔掉,最后居然要着饭回了京城。那些日子北京城里乞丐扎堆,全是组团跑回来的八旗精锐。

      北京城的慌乱局面,更超乎后人的想象:太平军攻克定县的消息传来后,全北京就炸了锅,短短几天时间,就逃出了三万多户十几万人,最惨淡的时候,京城平日最繁荣的前门大街,都是满目荒凉,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

      面对困境

      如此大好形势,身为主将的林凤祥,也是壮志满怀。早在打到河南朱仙镇时,他就曾派人回天京汇报工作,满篇全是壮丽景象:“自临淮至此,尽见坡麦,未见一田,粮料甚难,兵将日日加增,尽见骑马骡者甚多。忖思此时之际,各项俱皆丰足,但欠谷米一事。临淮至此,着人带文回朝数次,未知至否?如此山遥水远,音信难通。兹今在朱仙镇酌议起程,过去黄河成功,方可回禀各王殿下金安,无烦远虑也。转奏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节节胜利的太平军,一路虽说战无不胜,但只是劫掠而非占领,因此越往北边打,越身陷重围,等到兵临北京的时候,基本就已成孤军深入,很快后路被断,陷入团团重围。

      北伐军以流动作战见长,一旦在静海、独流驻止下来,即迅速陷入清军的重围。而老天这时也不做美,这年中国北方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来的都要早,来自南方的太平军战士,本就缺衣少吃,又碰上这恶劣天气,立刻冻伤减员严重。又久等援军不至,处境日益艰难,乃于四年正月初八突围,南走河间县束城镇;一月后又突围走阜城。清军马队紧追不舍,北伐军再度被围。 [8-9]

      清廷合围

      咸丰帝危急之下,调集兵马组织了最悲壮的一次出征委以僧格林沁重任,是当时满蒙贵族中最善战的王爷。僧格林临危受命后不慌不忙,改变以往与太平军盲目死磕的犯二打法,改成一路围追围困,跟已经强弩之末的太平军,打起来车轮持久战。

      战术一对路,战局骤然反转。太平军先被阻击在静海独流,被拖得濒临弹尽粮绝,无奈之下林凤祥只好南走南走连镇,树木城,浚濠沟,坚守待救兵。

      这下更中了僧格林沁下怀,缓过气的清军,立刻集中优势兵力猛扑过来,却还是极有耐心的周旋:哪怕咸丰皇帝不断死催他总攻,却还是只当苍蝇嗡嗡,坚持按照自己战术打,就像几块巨石一样,缓慢而扎实的朝着太平军碾压过去。

      这种战术下,凶悍的太平军北伐部队,也丧失了最后得胜的机会。虽然绝境一下,太平军的抗击依然壮烈,林凤祥在连镇浴血死守,多次击退僧格林沁的猛扑,他身边最精锐的两千老广西勇士,尽数全部战死。

      援军溃散

      洪秀全、杨秀清得知北伐军抵达天津附近后,才着手组织援军。四年正月初七,夏官又副丞相曾立昌等率领援军由安庆出发,经河南永城、夏邑渡黄河,由江苏丰县入山东北上,于三月十五攻克临清,北距阜城仅200余里。但临清城内粮械被敌军焚毁殆尽,城外又有胜保部清军赶到围困,曾立昌等遂迁就部分新成员的畏敌惧战情绪,竟置北援任务于不顾,二十六日弃城南走,途中屡战不利,一退再退,以致溃不成军,被清军和地主武装截杀甚众,曾立昌等牺牲。援军的溃散,使北伐军的前途更加险恶。

      全军覆没

      林凤祥、李开芳被困于阜城,不知援军已到临清。四月初九,北伐军自阜城突围,进据东光县之连镇。当天,清军又赶到围困。林、李为分敌兵势,由李开芳率600余骑突围南下,袭占山东高唐。胜保所部当即赶到,又将高唐围住。从此,林、李分驻两地,顽强抗击清军。

    image.png

      咸丰五年正月十九,清军攻陷连镇,北伐军将士大多阵亡,林凤祥被俘后解送北京,英勇就义。僧格林沁立即移兵猛攻高唐。二十九日,李开芳弃城南走茌平县之冯官屯。僧格林沁又率数万清军赶到,围攻两月未克,最后只得在四周筑起堤坝,从百里外引水浸灌,冯官屯顿成泽国。四月十六,李开芳等被俘,在北京遭杀害。至此,北伐军全军覆没。

      评价

      北伐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太平天国的领导者于攻占金陵(今南京)后,对革命形势缺乏清醒的认识,贸然派出 2万余精锐,深入华北,谋取北京,结果陷入清军重围;加之后援部队派出过迟,且于中途溃散,北伐军遂失去了突围南返的希望。这是太平军自起义以来所遭到的一次最大损失。

      影响

      太平军北伐,孤军远征,长驱六省,虽为精锐之师,但后援不继,终不免全军覆没。广大将士英勇奋战,震撼清朝心脏地区,牵制大量清兵,对南方太平军和北方人民的斗争客观上起到了支持作用。

      轶事

      太平军酣畅淋漓的北伐胜利,还闹出了爆炸般的国际影响。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都是格外关注,照英国驻上海领事的说法,清王朝的灭亡,看似就是分分钟的事。

      千里之外的伦敦,传言更是:咸丰皇帝已经把大批皇宫财宝转移到漠北去,一路都是黄金白银,相当灿烂耀眼。

      而传说中正转移财宝的咸丰帝,其实已濒临绝望。甚至还给大臣们发表了一个哀叹:明代之行见矣。也就是眼看要步崇祯帝后尘,爬煤山挂歪脖子树的节奏。

      而比起明朝灭亡前的凄风苦雨,当时清王朝朝会上的悲惨景象,更堪称昨日重现:每次咸丰召集群臣开会,刚说了几句严重形势,接着大臣们就是一群哭,朝堂上嚎哭声震天,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闹得大清的各位高官,人人全是肿眼泡。


    《路边历史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